83axaxcon

83axaxcon

夫山魈,阳妖耳,阳妖自必喜阳,而山魈则喜阴,故逢女则易合也。此方阴阳两治之法也,阴中引阳以出于阳分,而阴又不伤。

至助胆之药,舍白芍、山栀无他味也。不知砒霜生于南岳之山,钟南方之火毒,又经火气,则其气大热,毒而加热,则酷烈之极,安得不杀人耶。

不知阴阳各有道路,行于阳之分,则阴不敢夺阳之权;行于阴之分,则阳不敢夺阴之柄。不知肾火生水,真火也。

此似消渴而非消渴之症。 肺之所畏者,火也;肺之所喜者,土也。

夫肺属金,最畏者心火之克肺也,金气已衰,心中之火过于大旺,未免刑金太甚,炼销烁,金无清肃之气,惟有焚化之形,欲求其音声之疏越,何可得耶?此方补中有利,调和于脾胃之内,则阴阳有既济之欢,自然无变动之害矣。

膀胱热结,则气不化而小溲短赤,邪热邪湿,尽趋于大肠而出,不啻如决水转石之骤猛也。似乎较亡阳之症相同,然而亡阳之症身丧于顷刻,自汗之病不至遽殒于须臾,其故何也?

Leave a Reply